六位落马的“摄影家”官员满抽屉都是顶级相机

摄影 admin

小编:原题《6名落马官员摄影家的雅贿史:高档相机满抽屉,还公费制作摄影集》。 早在2019年8月13日,检察日报刊发的报道《这个财神爷是一名摄影发烧友》称,辽宁省财政厅原党组成员、

  原题《6名落马官员“摄影家”的“雅贿”史:高档相机满抽屉,还公费制作摄影集》。

  早在2019年8月13日,检察日报刊发的报道《这个“财神爷”是一名摄影发烧友》称,辽宁省财政厅原党组成员、副厅长魏跃晖受贿案中,有15笔是请托人为投其所好,用高档摄影器材来贿赂他。而他来者不拒,照单全收。

  记者梳理发现,除魏跃晖外,至少还有5名落马官员,因摄影爱好成为其“雅贿”的敲门砖。

  记者注意到,请托人贿赂魏跃晖的15件摄影器材中,包括徕卡S2相机(价值10多万元)、徕卡D-LUX3相机、尼康800mm镜头和一台尼康D5相机、价值1万元的尼康80-400mm镜头等。

  时任辽宁省某市财政局预算科科长的卜某,为了和魏跃晖搞好关系,在个人工作上获得更多关照,先后6次送摄影器材给魏跃晖,包括徕卡S2相机、徕卡D-LUX3相机。

  辽宁某县财政局局长谷某每年给魏跃晖2万至3万元现金,还多次陪魏跃晖打麻将、旅游摄影2010年春节前,魏跃晖给谷某打电话,约其一起参加黑龙江雪乡行,谷某给魏跃晖提供了2万元雪乡旅游摄影经费。

  2010年至2013年,谷某与魏跃晖一起去了内蒙古阿尔山、安徽黄山、吉林长白山、黑龙江雪乡、河北坝上及新疆旅游摄影,每次都为魏跃晖及妻子、儿子结算费用,总计约18万元人民币。

  贵州省公路局原党委书记周金毅爱好摄影,走到哪里拍到哪里。一些不法分子为靠近他,自学摄影,并“谦虚”地向他请教摄影知识,拜他为师。不仅送他高档相机,还包吃包住,与其结伴去众多风景名胜区“取景”。

  一次吃饭,周金毅给几个新徒弟介绍相机时,谈到了自己用的相机是尼康D200,而马上要出的尼康D300性能更加出众。几个月后,尼康D300上市,吴某某立即出钱购买了4台单价3万元的尼康相机,周金毅及王某某、彭某、吴某某人手一台。

  对于这种“雅贿”,周金毅爱不释手。有了好相机,就得有好风景。很快,打着摄影的幌子,彭某和吴某某又邀请周金毅和王某某外出旅游照相,一路包吃包住。

  呼伦贝尔草原、大理三塔、丽江玉龙雪山、新疆大漠戈壁、广西桂林等地,处处留下了周金毅一行人的身影。而周金毅也乐得给这些“菜鸟”普及摄影知识。2010年,彭某和吴某某又购买一台价值13万元的林哈夫相机送给周金毅。

  2014年9月,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、副主任秦玉海,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组织调查。2016年11月28日,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秦玉海受贿案,对被告人秦玉海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6个月,其受贿金额达2000余万元。

  秦玉海在落马前,素有“摄影省长”之称。在展出作品中,他最为得意的是《真水无香》系列。此外,秦玉海还是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、河南省摄影家协会顾问;并在2005年获得全国摄影界最高奖——组织工作金像奖。2007年系列作品《真水无香》获得全国摄影界最高奖——艺术创作金像奖。

  据调查,2012年至2014年,北京某影像有限公司老板曹某为秦玉海出版《真水》作品画册,拍摄以秦玉海摄影活动为主题的电视纪录片《一个摄影师和一座山》,先后4次出资为秦玉海举办摄影作品展,甚至不惜动用自己在圈内人脉关系,将其作品展览到意大利、法国和英国,累计花费580多万元。

  调查显示,2004至2012年,在秦玉海的要求下,一公司先后动用100多万元公款为其购买摄影器材,包括哈苏、林哈夫等世界名牌相机共24件。

  2014年9月23日,秦玉海落马后,北京地铁建国门站撤下他的作品《水墨云台》。深圳、上海等地,也先后撤除了地铁线路内悬挂的秦玉海摄影作品。

  与曾主政河南省公安厅长达9年的秦玉海一样,身为鄂尔多斯市副市长、公安局长的王会师,也是一名摄影爱好者。有媒体报道称,王会师落马时,办案人员从其家中搜出十几部价值昂贵的摄影器材。

  2016年,通辽检方指控,王会师作为鄂尔多斯市公安局局长,在办理犯罪嫌疑人侯某、余某江案件中,接受侯某亲属委托人的请托,收受为其提供使用的价值共计34.6万元的一台哈苏牌H4D-60型相机及镜头,徇私情、私利,指示下属对犯罪嫌疑人侯某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,最终致使其实际脱离司法机关侦控。

  2011年10月,有媒体刊发《王会师:魂系草原的警察摄影家》一文,对王会师的摄影爱好及成就进行介绍。文章称,王会师对摄影的热爱,源自于他对警营文化建设重要性的深刻认识。他发现,一个小小的文体类比赛,就能大大促进全局民警队伍的凝聚力。

  上述文章显示,根据鄂尔多斯市摄影资源丰富、爱好摄影民警较多的实际情况,王会师和局领导班子经研究决定,于2006年报请全国公安文联批准,创建了全国公安文联鄂尔多斯摄影创作基地。

  此后,鄂尔多斯市公安局承办、主办了一系列相关活动:2007年承办全国公安民警摄影大赛, 主办“2008穿越本色鄂尔多斯”汽车邀请赛摄影创作活动,2009年承办鄂尔多斯国际野生动物摄影展及高端论坛。

  王会师的摄影作品取得了丰硕成果:他的摄影作品《秘境 阿拉善(二)》先后获得金盾艺术摄影类二等奖、鄂尔多斯第二届摄影艺术大赛一等奖以及内蒙古摄影家协会最高奖“金鹰奖”。他还先后与影友合作出版了以世界珍稀动物遗鸥、国家保护动物天鹅、大漠胡杨为题材的3部摄影集。

  2014年2月,武汉市燃气集团、天然气公司原董事长张民基因滥用职权、贪污、受贿,被判有期徒刑10年6个月。

  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刑事裁定书显示,张民基的受贿摄影器材清单,堪称专业摄影“发烧友”配置。其中不仅包括专业摄影记者常用的佳能顶级单反相机EOS1Ds Mark3,便携的5D Mark2,以及从24mm到400mm焦段的4个镜头,还有一部价值数万元的哈苏专业单反相机和4个哈苏镜头。这些贵重的专业摄影器材,无一不是其下属企业或合作商向其“进贡”的。

  2006年至2009年,被告人张民基在担任燃气集团董事长、天然气公司董事长期间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分多次收取武汉某公司副经理姚某乙给予的贿赂人民币15万元、价值人民币7.6万元的摄影器材,同时收受该公司人民币5万元用于购买二手哈苏503CW型相机1部,为该公司谋取利益。

  在张民基案中,他利用职务便利,违规使用公款制作个人摄影集。法院查明,张民基委托合作广告商,先后制作50本个人摄影作品集,花费近3万元都是在天然气公司制作展板等业务费用中处理。而这家广告商,便是张民基引进天然气公司承接宣传装饰业务的企业。

  据法制晚报报道,海南省委常委、副省长谭力,调任海南不久就专程从绵阳带回价值80万元的摄影器材,并且经常去海边拍海景,下农田拍风光,与摄影圈内人士交流切磋经验。

  所谓雅贿,能骗过纪律和法律吗?不可能的事。2018年10月30日,中纪委机关报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发表评论员文章《“雅贿”,成不了贪腐“遮羞布”》。

  根据2016年4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《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十二条规定, 贿赂犯罪中的“财物”,包括货币、物品和财产性利益。财产性利益包括可以折算为货币的物质利益如房屋装修、债务免除等,以及需要支付货币的其他利益如会员服务、旅游等。后者的犯罪数额,以实际支付或者应当支付的数额计算。

  由此不难看出,只要涉及权钱交易,是“雅贿”还是“俗贿”,并不影响对违纪或犯罪行为的定性。想借“雅”为名掩盖贪腐行径,也就只能“自欺”了,“欺人”完全属于痴人说梦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whitterspenners.com/sheying/2020/1116/44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